主页> 研究报告>行业研究>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美元加息?

文| 钮文新

特朗普对美元加息烦透了,为什么?因为它会导致美元升值,而弱化美国国内实体经济金融环境。特朗普烦,好像其他国家比特朗普还烦,因为美元加息会使其他国家发生资本外流,而本币相对美元贬值,借取外债的成本也会相应提高。尤其是一些外债过重的发展中国家,比如阿根廷,美元加息对其经济几乎是灾难性的,为了阻止资本外逃,吸引债权人留在国内,阿根廷央行甚至将比索基准利率提高到60%。阿根廷经济因高息停滞,物价因贬值高企,这是典型的滞胀。这样的经济基本面是不是会给比索贬值埋下更大地雷?9月25日,阿根廷央行行长辞职了。

其实,像阿根廷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对付资本外逃没有更好的办法,最优选择就是效仿当年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坚定地实施“资本管控”。这当然会面对一时的压力,但从长远看,一方面这是一个国家代价最低的选择,另一方面“短期的资本管控”可以保住国内经济健康,保住国家偿债能力,更是对国际债权人负责的根本手段。所以,马哈蒂尔以“敢于对强者说不”的精神成了马来西亚的“民族英雄”,80多岁再次复出以解国家危难。

中国如何面对美元加息?笔者认为,应该加强资本跨境流动的监管。货币政策是柄“双刃剑”,利率上涨、货币升值的环境是适合于金融套利投机的市场环境;而利率下降、货币贬值的环境乃更适宜实体经济发展的金融环境。实际上,美联储加息一定会引发资本向美国的流动,但流过去的一定不是实业资本,而且金融套利资本。而前者才符合我们发展实业的战略。

为什么要加强资本跨境流动的监管?按照保罗·克鲁格曼的“三元悖论”原理,资本跨境流动的监管,加上人民币浮动更加自由,这会使中国货币政策更具独立性。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债务杠杆较高,如果不能有效压低利率,而是跟随美联储加息,则经济下行压力会更大,债务成本会更高,极易诱发中国债务风险。所以,笔者认为,我们不必跟随美联储加息。

美国有条件加息,但请不要简单地认为美联储加息、缩表一定导致美元流动性收缩。我们看不到美元流动性的真实状况,但可以通过美国M2的变化去大致判断美元流动性的情况。理论上说,我们必须牢记这样的一个公式:M2=基础货币×货币乘数。因为:如果美联储在加息、缩表过程中,可以引导货币乘数上升,M2就不会减少,甚至可能保持一定的增速。

图1:美国货币乘数变化走势

图1告诉我们:美国的货币乘数确实的确已经开始回升。在此过程中,美国M2增速——美元流动性依然在增长而非减少。如图2所示。所以,对于货币流动性的问题我们要明白它的相对性。美联储加息会引导全球金融套利资本回流美国本土,并引发全球性的美元紧缩,但对于美国本土而言,美元流动性不会减少,反而是在大幅增加。既然如此,我们也唯有强化资本跨境流动管理才能有效防止人民币过度贬值,保护中国货币政策不受过大干扰,并保持国内经济的健康有序。

图2:美国M2走势(红线是增速,蓝柱是数量)

所以,笔者并不认同“中国应当跟随美元加息”“人民币必须升值才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美联储加息导致中国资本外逃加剧”等专家观点。美联储加息而收窄中美之间的利差,有利于中国实体经济发展,有利于更多、更好地吸引全球实业资本落户中国。至于金融套利资本,我们并不欢迎,也不必通过加息留住它们。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