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研究报告>行业研究>

中原消费金融周文龙:场景是判断风险的因素 但并非唯一因素

消费金融面对着的将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从2004年到2018年,中国的短期消费贷款增长幅度约为66倍,针对这个巨大的市场蛋糕,如何才能加速发展,中原消费金融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未来如何有效的获取、经营客户,是消费金融机构需要面临的问题。”在第四届“中国消费金融高层论坛”上,河南中原消费金融公司(以下简称:中原消费金融)总经理周文龙参与“新经济形势下,消费金融行业发展之路”的相关探讨,他认为场景是其判断风险的因素,但不是判断风险的唯一因素。

中原消费金融于2016年12月30日正式开业,中原消费金融是河南省首家,也是全国第18家开业的经银监会批准设立的消费金融公司。在2018年3月中原消费金融获批增资,注册资本金由人民币5亿元变更为人民币8亿元。

截至2018年年底,中原消费金融累计放款达到237.37亿元,同比增长243.27%,贷款余额(不含应计利息)86.54亿元,累计放款突破569万笔,累计实现营业收入5.22亿元,为超过204万名客户提供了消费金融服务。不过其并未披露净利润的相关数据。

河南中原消费金融公司总经理周文龙

周文龙表示,2018年中国GDP的增长78%都是靠消费的推动,而在2013年的时候消费对GDP的拉动还在40%左右,从数据上可以很直观的看到近几年消费增长对GDP的贡献。他认为消费金融行业的发展是随着经济结构的变化同步的,因为整个GDP的结构发生了变化,才带动了消费金融行业的发展。

立足于中原消费金融,他觉得此前公司主要面临的是获客的问题。给予不同的人不同的价格,在他看来其中涉及到了价格歧视,剔除经济学上对价格歧视的定义,在他认为,为不同的人提供同样的价格才是一种歧视,每一个人的风险情况是不一样的,如果对不同风险情况的人提供相同的价格,这并不公平。

“也许问题在于,现在的消费金融机构或者互联网金融机构,还不能获得足够的信息去给每一个人进行精确的风险定量,从而导致大家对客群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选择,也存在一定的矛盾。那么就只能对同一个客群进行定价,而且我们只能选择普遍概率比较高的定价,这是从风险角度的一个考量。”他谈到。

中国消费金融市场,可能有三到四亿多潜在用户,倘若剔除了只使用信用卡的用户之后,那大家共同竞争的客群,可能就只有四五千万用户。可想而知,消费金融机构获客的难度、对客户的维护、客户的生命周期,在他看来已经成为了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未来如何有效的获取客户,经营客户,是消费金融机构需要面临的问题。周文龙把他的这些观点称为“不成熟的看法”。

随后的发言里他话锋一转,更多提及的是场景。他这样表示,“我从2015年开始,到现在3年半的时间,我思索的时间最长,与人交流最多的还是场景相关的问题。消费金融的核心理念是小额分散,以投机概率模型来决策我们的客户某一状态处于什么样的风险水平,有什么样的定价和违约概率。一旦我们引入场景或者引入B端,那么我们的风险核心特征立刻就从小额分散变成了依赖于B端的核心性风险。以前,我们一直强调的是场景本身可以让现金流变得更可控,这样风险就低了,但是与现金流造成的风险之间比那谁高谁低呢?所以如果以狭义的场景去做业务,我个人认为风险是比较大的。”

中原消费金融在很多细分领域做过技术场景的分期业务,虽然公司有很多余额,但是其实大家不知道这个企业到底会不会出问题,因为中原消费金融的核心能力对于B端客户的风控判断是远远落后于传统金融机构的,既使传统金融机构在面对中小企业的时候它们所面对的风险也是很高的,所以怎么就能基于场景让风险降低呢?

他认为技术场景的分析会严重异化人的动机。他用晋商消费金融的租金贷事件做了详细说明:他相信晋商消费金融在长租公寓上的设计的是很严密的,当选择这个租金贷来支付房租,用户的心理动机也就随即发生了变化。这两家公司是合作的关系,如果长租公寓倒闭了,那用户当然会觉得钱可以不用还了。

同时,周文龙建议,不应该把场景简单化、狭隘化。他说曾看到,马上消费金融CEO赵国庆的一篇文章,文章称消费金融控制风险的核心就是场景。在周文龙看来,如果风控的核心是场景,那则表示公司的风控能力是不足的。他的观点是人并非场景,场景是其判断风险的因素,而不是判断风险大小的唯一因素。

消费金融要想发展,场景化建设可以说是大众认可的关键因素之一,中原消费金融周文龙认为,“场景”应该有更多元广泛的理解,为此,中原消费金融搭建消费金融“场景+生态”模式,从而不断拓展获客渠道,有效推动了平台的快速发展。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