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研究报告>公司研究>

诺亚财富:歌斐美国黄倩 站在顶级VC肩膀上,杀进硅谷核心内圈

近期,诺亚推出了一档《投资领路人》节目(点击下方“阅读全文”,可观看节目视频),节目汇集了国内外各行业领军人物,邀请他们现身说法,帮助投资者建立和完善投资决策能力以及资产配置计划。

第一期节目的引路人是歌斐美国合伙人、诺亚美国CEO黄倩(Elise)女士,她长期活跃在美国的PE/VC投资圈,对美国的科技投资更是如数家珍。

她认为,PE/VC投资是一个跨周期的投资,任何时候只要有好的机会,就应该去投资。

演讲人 | 黄倩(歌斐美国管理合伙人 、诺亚美国CEO)

黄倩(Elise)

歌斐美国管理合伙人 、诺亚美国CEO

23年PE/VC投资经验,其中20年聚焦美国科技投资。为诺亚、歌斐在美国作投资布局进入投资核心内圈,两年时间投资了一批优秀的白马/黑马基金和十几个科技直投项目,覆盖消费、金融、企业和健康医疗领域。

01

硅谷:全球科技创新的发源地

与跨时代领导者

硅谷是全球科技创新的发源地,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前十家企业中就有七家是科技公司,其中一半的公司都在硅谷。

1549099279494526.png

在这些科技公司的背后都能看到VC的身影,从60年代的科技巨头到现如今的美国超级科技独角兽,VC一直是他们成功背后的重要推手。

2.png

在资本的远筹帷幄下,我们也看到整个科技公司的融资模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趋势是Stay Private  Longer(私募阶段时间更长),越来越多的创业企业推迟IPO的时间。

这就意味着在伟大公司的背后,50%的价值早在PE/VC阶段就已经在创造了。这也就是为什么诺亚歌斐要投资布局PE/VC的一个重要原因。

02  

伟大的公司能够跨越周期

红杉投资谷歌就是一个很典型的跨越周期的案例。1999年红杉投了1200万美金到谷歌,当时很多硅谷VC都认为红杉以如此高估值投资谷歌的行为近乎疯狂。结果确实如众人所料,第二年美国就遭遇了互联网泡沫破灭。

如果故事到此为止,谷歌就称不上一家伟大的科技公司。在经历了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的谷歌在2004年完成上市,红杉投资的1200万美金一下子变成了41亿美金,短短五年的时间就获得了300倍的丰厚回报。虽然后来又经历了2008年的次贷危机,但最终,红杉在谷歌上的投资为投资者赚取了500倍的回报。

从这个跨越两次周期的谷歌案例中,我们也可以发现,投资科技不用过分着眼于眼前市场的调整,更要看到它是一个跨越周期的投资。

除了跨越周期性,伟大的公司往往还具备另一个特性,即它在任何时候都会诞生。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脸书、特斯拉、wework、uber、airbnb又都陆续成立了,也相继成为了伟大的公司。所以,我们投资是不需要择时的,任何时候只要有好的机会,就要去投资。

03  

美国PE/VC投资流动性高

在美国进行PE/VC  投资的一个好处就是,它的退出流动性非常高,渠道更多元化。和国内上市公司锁定两年不同,美国上市公司的锁定期只有六个月,且没有减持的风险,只要锁定期一过马上就可以出售。从这个来角度来讲,在美国布局PE/VC  的投资流动性更高。

有人会担心最近美国股市的调整,觉得现在应该报以观望的态度。但我们也发现一件很有趣的现象:2018 年风投背景  IPO公司的数量和规模是自2014年以来最强劲的。从退出来看,很多公司上市后的价格远高于IPO的价格。

此外,并购退出市场也非常活跃,北美的并购占比达到了全球50%。2018  年也出现了多个并购退出案例,比如SAP以80亿美金收购Qualtrics(在线调查软件)、微软以75亿美金收购GitHub(开源软件),Salesforce以65  亿美金收购MuleSoft(应用集成服务商)。这些都是现金退出,对VC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退出渠道。

04  

21世纪新能源:  

聚焦数据

在美国我们还看到另一大趋势,即聚焦数据。数据科技已成为21世纪全球最重要的资源,不光是美国的科技巨头,包括国内的腾讯、美团、头条、蚂蚁金服、科大讯飞等等,都引领了新一波以数据为核心的科技创新。

云计算软件服务市场规模从2013 年的1000亿美元增长到2018  年的7000亿美元。聚焦这些科技公司的云计算行业指数目前已是标普500的4.6倍、道琼斯的4.4倍、甚至是反映科技股走势的纳斯达克的2.9倍。这就足以证明大数据行业的表现远超市场整体表现。

3.png

05  

歌斐美国聚焦:

四大行业的颠覆性机会

正是看到了数据科技蕴含的巨大机会,歌斐也早早地开始了布局,特别聚焦企业大数据、医疗大数据、消费大数据和金融大数据,这四大领域都是万亿级市场,数据科技将在这些领域带来颠覆性机会。

1、企业大数据

从企业领域来看,人工智能是很重要的一块。在人工智能的前沿技术领域,美国具有绝对的先发优势。像脸书、谷歌、亚马逊这些科技巨头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在这一领域了。

企业端还有一个新的趋势就是API化的趋势。API是目前信息技术领域支持信息交互和设计模块最重要的基石之一。API市场过去10年以来增速超过30%,已经成为企业级服务领域一股不可忽视的发展新趋势。企业级服务领域一股不可忽视的发展新趋势。API支出规模预计到2020年将突破350亿美元。

2、金融科技大数据

在金融科技领域,我们也看到很多独角兽的出现,吸引着大量资本,并且将持续发展和增长。整个北美最优秀的前十名的金融科技公司中,歌斐就投资了包括Robinhood、Clover、SoFi在内的三家公司。

同时,在金融科技领域中,歌斐也覆盖了像信贷、监管、支付、保险等等众多领域。

3、健康医疗大数据

在健康医疗领域,歌斐覆盖了技术型基础设施、支付模式、诊疗模式和疾病管理。我们也投资了不少以数据为核心的优质医疗项目。

此外,医疗健康领域存在较多并购机会,亚马逊去年以10亿美金收购了一家医药流通供应链企业PillPack。纵观2018年上半年,有四笔超过1亿美金的医疗健康大数据公司并购案全部来自中硅谷。歌斐聚焦硅谷就占据了一个非常好的战略地位。

4、消费大数据

目前,整个电商正在向个性化定制的方向发展。在消费领域各个领域,从新闻到音乐再到视频,甚至导航、社交、交通全部实现了实时的功能,这是以数据为核心带来的创新模式。

在销售领域,以社群为基础的商业模式、电竞运动,细分目标人群的社交网络,以及虚拟现实AR、VR增强现实等领域,也都存在着很多投资机会。

06

歌斐正在进入硅谷核心内圈

在美国做VC投资,我们会发现纳斯达克市值前100名的科技公司中,70%的市值来源于几家核心的顶尖风险投资机构。红杉资本(Sequoia)、Accel  Partners、标杆资本(Benchmark)、Greylock、凯鹏华盈(KPCB)支配了80 %美国风投市场的回报。

从本质上来说,风险投资并不受资本约束,而更多受投资机会的约束。投资优质项目是取得高回报的关键。歌斐目前采取的策略就是跟着这些顶尖基金投资到相关的项目中,这样就可以大大提高成功概率。

我们通过对白马基金的包围布局,间接投了早期和成长期的黑马基金和斑马基金,通过对它们的布局,歌斐就进入到一个核心的内圈。

这样歌斐的投资起点就变得很高,首先案源来自这些顶尖基金和黑马基金投资的项目。在此基础上,我们对高质量案源还会做深入尽调。此外,企业还需要符合年增长超50%以上的标准。通过这样一系列精细化的筛选,可以真正选到能够跨越周期的优质项目。

以下为互动提问环节:

诺亚财富:在您过往23年的投资经历之中,有没有印象较深的投资案例?

黄倩:有一个案例我想分享一下,就是Unity(全球最大游戏及AR/VR内容开发平台,公司已完成D轮融资)。这是我为歌斐在美国做的第一笔投资。也是我在华山资本时B轮领投的项目。

当初投资Unity时,它在美国已经占领了60~70%的市场,但是还尚未进入到中国市场。当时美国有八个顶尖的VC在争抢这个项目,又是红杉美国领投的A轮,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我是如何胜出的?

第一,当时我所在的华山资本有中投的背景,Unity想进入中国市场,通过为它实现中国价值创造这个切入口,我们赢得了B轮的领投。

其次我们还帮助Unity迅速在中国落地,现在Unity软件已经进入中国几百所高校,市场占有率将近80%,包括腾讯的《王者荣耀》在内的很多游戏都采用了Unity的软件。

所以有时候并不是说外来资本就不能够在硅谷胜出,关键在于你是否能够创造独特的价值。

诺亚财富:您曾经说过投资优质项目是取得高回报的关键,您是怎么判断一个项目是否是优质的?

黄倩:我判断项目是否优质主要看三点:

首先,市场绝对是放第一位的。比如美国有家思科公司,它的创始团队并不是很高效,但是由于互联网发展带来的市场机会太大了,远超整个管理团队低效所带来的不利影响,所以有时候市场绝对是第一的。

第二是管理团队。管理团队的纪律性,对公司愿景的发展是否专注以及团队的全面性都是考量的重要标准。

第三是竞争壁垒的建立。公司技术上的防范性有多高,是否能够远远领先竞争者,这也是判断优质项目的核心。

诺亚财富:去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一直是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中美摩擦现对我们未来的投资是否会有影响?其中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导致美国加强了对外国资本在美国投资的管控力度。这可以算是危机,但危中也不乏机会。我始终认为,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抓住危机去创造自己独特的机会。

现在歌斐在美国注册了两支基金,一支是数据直投基金,另一支是定向直投基金,都是在美国直接注册的,GP也是美国本地化的团队。这样歌斐就基本上完全符合美国直投的要求。

以前美国的科技公司比较倾向选择有中国政府背景的基金或者像阿里、腾讯这样的科技巨头,现在反倒是像我们这种民间资本的机构更受到美国科技公司的青睐。

诺亚财富:有人说从一些企业的裁员潮可以预见,国内的互联网企业已经迎来了寒冬。那现在美国硅谷的互联网企业的现状又是怎样的?

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普遍具有前瞻性,他们早在十年前就已在很多新的领域中不断研发新的技术,以保持自己在科技上的领先地位。

比如谷歌,它已经静悄悄地成为美国最大的医疗健康医疗公司,在抗老龄化,生物医疗技术方面的投资力度巨大。再比如脸书、亚马逊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也投入了巨大的心力。它们早已从单纯的互联网公司蜕变成为了真正以数据科技为核心的科技巨头。

所以我觉得国内的互联网公司也同样会经历这样一个周期,比如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布局,互联网公司正在转向科技巨头,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新趋势。

诺亚财富:一方面我们看到美股已经连续涨了很多年了,美股是否已进入泡沫期?另一方面,随着国内很多独角兽开始大量死亡,我们会不会成为美国独角兽的高位接盘侠?

美国现在公开市场的价格确实很高,但PE/VC投资是一个跨周期的投资。当时红杉投谷歌的时候也是在一个高位,但你回头看会觉得很便宜。

此外,歌斐在美国也不只是做PRE-IPO项目,我们也看了很多早期成长期B轮、C轮的公司,它们目前的估值都非常合理。

A轮是一些顶尖VC领投,我们会跟投小额资金,此外,我们也会投资成长期阶段、PRE-IPO阶段,通过各个阶段的平衡分布,来降低整体组合的风险。

很多中国资本来美国投资会碰到很多坑,所以要做深入尽调。单个基金很难实现整体的布局,所以必须借助平台的力量,这样既有母基金组合,也能直投或跟投稀缺项目,风险就会大幅下降。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