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股票>美股>

“史上最强制裁”逼近伊朗 市场风险上升伊朗

“史上最强制裁”逼近伊朗 市场风险上升

本报记者 陈若萌 深圳报道

美伊制裁风波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1日威胁将施加“史上最强制裁”,伊朗为“保持经济生存”而挣扎的命运似乎变得无可避免。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美国制裁不仅危及伊朗经济,也波及美欧企业的切身利益。同样,这对于伊朗主要的贸易伙伴们——亚洲国家来说也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各方将如何突围?敬请垂注本期“世界经济观察”。(赵海建)

导读

“史上最强制裁”逼近伊朗, 市场风险上升,不仅拖累伊朗的经济,也危及美国的铁杆盟友欧盟的切身利益,甚至连许多美国企业也未能置身事外。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1日在上任后的首度公开讲话中表示,伊朗如果不改变当前路线,将受到美国“最严厉的制裁”。在此前的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不顾欧洲反对,宣布单边退出伊核协议,并将对伊朗实施最高级别的经济制裁。

蓬佩奥21日代表美国向伊朗提出12条新要求,表示伊朗必须遵守新的12条要求才能换取新的协议,并称伊朗将为“保持经济生存”而挣扎。

对此,伊朗总统鲁哈尼当晚回怼蓬佩奥:“你认为你是谁,能代表世界替伊朗和其他国家做决定。今天全世界不会接受美国替他们做出的决定”。

“史上最强制裁”逼近伊朗, 市场风险上升,不仅拖累伊朗的经济,也危及美国的铁杆盟友欧盟的切身利益,甚至连许多美国企业也未能置身事外。

美国拟按步骤恢复制裁

据报道,美国政府以8日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为铺垫,预计将按步骤恢复对伊朗的制裁。

涉及不同行业和领域,美方分别设置90天、180天两种过渡期,制裁措施将在过渡期结束后正式恢复。美方意在给予企业和其他实体足够时间调整,尽快了结与伊朗之间的业务往来或者在伊朗境内的商业活动。

90天过渡期8月6日截止。这一过渡期结束后,美国将重新禁止伊朗政府购买美元;制裁伊朗黄金和贵金属交易;禁止与伊朗之间涉及石墨、金属矿产或半成品、煤、与工业相关软件的贸易活动。另外,美国将禁止进口波斯地毯和食品,以及制裁与此相关的特定金融业务。

180天过渡期11月4日截止,主要适用于能源领域和保险行业。

美方将恢复制裁伊朗国家石油公司以及其他多家能源企业,禁止购买伊朗石油、石油制品和石化产品。伊朗航运业和造船业将重新遭受美方制裁。

外国金融机构如果与伊朗中央银行有业务往来,或者与美方2012年一份“黑名单”列出的伊朗其他金融机构有业务往来,将受到美方制裁。

另外,截至2016年1月16日由美方列入制裁“黑名单”的个人,美方将在180天过渡期结束后“视情况而定”,可能恢复对他们施加制裁。先前根据伊核协议,美方从2016年1月16日开始解除对伊朗的大部分制裁措施,不少“黑名单”上榜人士摆脱制裁。

推高油价加剧地缘冲突

美国明确表示,将打击那些与伊朗做生意的国家。美国财政部表示,正密切追踪这180天缓冲期期间“伊朗石油购买减少的数量和比例”,尤其是那些寻求美国豁免以允许购买部分石油的国家。

Capital Alpha Partners公司的分析师James Lucier和Tristan Berne表示,那些为了避免二级制裁寻求获得“大幅削减”豁免的国家,会在11月4日之前减少伊朗石油采购。

“目前,伊朗的石油产量大约为380万桶/日,石油出口量超过200万桶/日。美国对伊朗恢复制裁,或令伊朗石油出口重挫,伊朗向中国乃至亚洲、欧洲等其他地区的出口可能也会受到影响。”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崔守军分析道,“国际油价已经连涨六周,美国对伊朗制裁加上委内瑞拉石油产量的下降,将给全球原油市场带来沉重负担。”他说。

同时,油价反弹也将加剧中东地缘冲突风险。“伊朗是欧佩克的第三大产油国,并扼守海湾石油运输的生命线——霍尔木兹海峡。”崔守军表示,伊朗石油的“去产能”,将有利于俄罗斯、沙特等石油出口国,财政盈余的增加无疑会让俄罗斯、沙特国家在中东地区奉行更加积极的介入政策,从而使中东地缘格局更加复杂。

欧美公司利益首当其冲

一旦美国恢复对伊朗的制裁,欧美公司可能将首当其冲。特朗普8日讲话后,美国财政部随后披露将禁止美欧企业向伊朗出售和空客客机。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介绍,这一制裁措施适用90天过渡期。波音公司由此失去一笔100亿美元大单。

受影响的欧洲公司名单更长,规模达数十亿的交易面临风险。受波及的公司包括:与伊朗有交易往来的欧洲能源巨头和荷兰皇家壳牌、在伊朗生产汽车的雷诺公司和标致雪铁龙公司、去年开始向伊朗出口汽车的大众汽车公司。

最受关注的当属法国航空与德国空中巴士合并组成的空中巴士公司Franco-German Airbus,它需要为伊朗国营航空公司IranAir生产100架飞机,价格190亿美元。此外,由法国和意大利合组的涡轮螺旋桨飞机制造商ATR也与伊朗签署了制造20架飞机的小额交易协议。

欧盟委员会近日承诺采取措施保护欧洲公司,包括启动其1996年的“封锁法令”,即欧洲公司无需遵守美国制裁规定,还可通过反诉讼以补偿由于美国推行该法而造成的损失。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20日表示:“我们将竭尽所能保护公司免受可能实施的制裁。数十家法国公司根据伊核协议合法地向伊朗投资、经商,他们应该有机会继续下去。”他说,不排除在必要情况下制裁那些“不遵守欧洲规则”的美国公司的可能性。勒梅尔质问:“我们是否允许美国担任世界经济警察?答案是否定的。”

欧盟委员会还提议取消针对欧洲投资银行的相关限制,允许欧洲投资银行对与伊朗有生意往来的欧洲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支持。此举旨在解决这些企业在美国实施制裁后面临的融资难题。

尽管如此,有一些欧洲公司已经在伊朗“卷铺盖走人”。丹麦航运巨头马士基油轮公司已经停止在伊朗的业务,而道达尔表示,将从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伊朗南帕尔斯气田开发项目中撤出。

欧美铁杆同盟渐行渐远

过去几十年来,欧盟、美国一直是亲密无间、铁杆盟友,但近来,从特朗普宣布征收钢铝关税、到执意退出伊朗核协议,种种举措让欧美之间的分歧愈发突出。切身利益受到威胁之下,欧洲国家无奈开始寻求更具有独立性的突围之道。

“自身利益的冲突和面对国际事务上的分歧,使欧美这两个几十年来的铁杆盟友正在渐行渐远。”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伊朗问题专家Ellie Geranmayeh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邮件中表示。

Geranmayeh将美国新的要求描述为“投降的条件”。她表示,美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改变伊朗的当前路线,而以经济制裁(主要以制裁石油出口为主)为筹码来最终达成伊朗弃核以及遏制其在中东区日益扩大的军事和政治影响力。“这不仅仅是针对伊朗,而是针对每一个与伊朗开展业务的国家,包括欧盟。”她补充说,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美国的终极目标是通过“以压促变”谋求伊朗的“政权更迭”。

崔守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单边退出伊核协议意味着协议“犹如废纸”,而该协议被欧盟视为一项重要外交成就,同时重启对伊朗制裁将严重影响欧洲企业利益,欧盟推出反制措施显示了对抗美国、维护伊核协议的决心。“但措施是否有效,还有待后续观察,因为欧美双方在商贸方面的往来十分密切,美国制裁有可能危及不少欧洲企业生存。”他表示。

然而欧盟的一系列措施能否反制美国,扭转伊核协议局势?崔守军表示尚待观察,“欧洲经济对美国的依赖程度很高,在美国单边制裁的威胁之下,欧盟自身的经济利益与维持伊核协议的承诺之间的考量,已经将其置于两难境地,如果跟美国继续僵持,将不利于欧洲经济复苏进程,而许多欧洲企业也并不受政府意见左右,很可能对美方的制裁做出相应妥协。”他说。

伊朗将如何寻求突围?

正如蓬佩奥所言,伊朗将为“保持经济生存”而挣扎。美国将禁止进口波斯地毯和食品,以及制裁与此相关的特定金融业务。美方还将恢复制裁伊朗国家石油公司以及其他多家能源企业,禁止购买伊朗石油、石油制品和石化产品。伊朗航运业和造船业将重新遭受美方制裁。这是否会对伊朗经济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受访专家们表示对此持观望态度。

崔守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伊朗对美国的依赖度并不高,首先两国在地理位置上相去甚远,而美国的技术、设备和资金也对伊朗目前影响甚微。2017年伊朗接受的外国直接投资为30亿美元,没有1美元来自美国,主要来源于亚欧国家,“只要欧洲的英、法、德等国家不恢复对伊制裁,那么伊朗国内经济建设、能源合作所需的资金、关键技术和设备就可以在欧洲和亚洲找到替代。”他表示。

Ellie Geranmayeh表示,伊朗国土面积广阔,有8000万人口形成的巨大市场、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还有石油天然气等丰富的地下资源。“这些都将成为伊朗对抗美国制裁的底气和资本。而当前伊朗大部分国内民众认为美国应为协议失败而负责,随之而来的制裁和可能引发的军事冲突都将让民众更加团结一致,并不会造成伊朗政治、社会大规模动乱。”

崔守军分析称,此次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的举动,有一部分也是为履行竞选时的诺言,加强与以色列、沙特等地区盟友的关系,但此举严重损害美国的国际信用,很可能最终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果。“在180天缓冲期内,若在多方的交涉过程中为美国争取到了相应的利益,事情或许会出现转机。”他表示。(编辑:赵海建)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