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实时新闻>

美女死磕“癌症”,借7500万元A轮融资抢占肿瘤免疫赛道

接到动脉网电话时,仁东医学首席执行官金鸽刚刚结束了一上午的会议,正准备在咖啡厅快速结束午餐。这半年以来,她奔波于各地的临床学会和医药峰会,通过与业内顶尖专家合作,仁东医学积累了大量的临床数据;另一面,她也在频繁的与投资人接触,“资本寒冬是真的要来了,现在融资多难呀。”她这样感叹。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所谓的“资本寒冬”,金鸽和她的仁东医学还是找到了伯乐,拿到了一笔还算可观的融资。2018年8月1日,仁东医学宣布完成7500万元的A轮融资,由通和毓承领投、拾玉资本共同参与,由浩悦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美女死磕“癌症”,借7500万元A轮融资抢占肿瘤免疫赛道

仁东医学首席执行官 金鸽

“在测序领域,我们起步算比较晚的。投资人相信我们,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我们在赛道的选择上,足够专注。”金鸽告诉动脉网。

年轻而多元的团队

从中弘科诺到誉衡基因,再到如今的仁东医学,这位80后的美女可以说是医疗领域非常成功的创业者。

尽管并非科学家出身,金鸽却号召到了一系列的科研工作者跟随她一起创业。仁东医学的首席科学家来自匹兹堡大学,另外大部分核心人员都来自Illumina、Life、华大等业内顶级公司。

“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有科研背景。”金鸽这样调侃。她认为,和其他公司相比,这样的团队反而更具风格。二次创业的她是个对营销和资源整合相对有经验的人,对市场的动向有更敏锐的听觉。他们很少做基础性研究,更多的精力用来将技术转化为产品,满足临床终端用户的需求。

“这是一个年轻又充满激情的团队。”拾玉资本合伙人总经理曹坚这样形容。

仁东医学的团队很年轻,基本上都是80后。“但我们的运行效率很高,背景也更多元化。”金鸽告诉动脉网,她希望这样一个团队能够没有短板,在竞争中不断树立自己的长处。

赛道选择:专注肿瘤免疫

与燃石医学、世和基因这些业内相对大规模的公司不同,仁东医学没有选择从大规模癌种、多个赛道共同铺开。这个年轻的团队聚焦在了免疫这一个赛道,希望从伴随诊断,覆盖到免疫相关的诊疗一体化服务。

“我们就专注在肿瘤免疫治疗这一个赛道里,以小癌种为出发点,建立中国人自己的癌症数据库模型。”她这样表示。

纵观医药发展的历史,还没有哪一种药物像PD-1/PD-L1一样受到全球热捧。在过往的历史上,没有出现过这么多的企业一窝蜂专注在一个靶点上。从百时美施贵宝到阿斯利康,再到中国的这些创新的制药企业,全球已经在这个药物上投入了上千亿的研发成本。

“已经投入了这么多,大家肯定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大家只会把这个盘子越做越大。”金鸽向动脉网透露。

而当下最火的两种免疫疗法——PD-1/PD-L1免疫抑制剂、以及个体化细胞治疗,无论是哪一种治疗方案,都离不开伴随诊断。

再看国内,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获批上市不到一个月,紧接着默克的Keytruda也于中国获批,信达生物的PD-1制剂也进入了最后的审批阶段。如此快速的审批,也表明了监管层面对这一治疗方案的态度。再加之日后医保体系和支付体系的支持,肿瘤免疫治疗将成为日后肿瘤市场支出的很大一部分。

如通和毓承首席执行官兼创始管理合伙人陈连勇博士所说:“一线疗法上不断取得重大突破,国内已经有Opdivo 及 Keytruda 两个进口药物先后获批, 另有几十个药物不同阶段的临床在进行中,肿瘤精准免疫诊疗大市场蓄势待发。未来,肿瘤免疫疗法有望成为肿瘤治疗的金标准”

“基因检测作为伴随诊断技术,这个市场足够大。”金鸽也坚信,肿瘤免疫治疗的时代已经来临。

以小癌种为出发点

而在癌种的选择上,仁东医学并没有选择肝癌或者肺癌、以及乳腺癌这些多发癌种。而是从头颈癌这些小癌种入手,淌出自己的一条路。

仁东医学是国内最早做头颈癌伴随诊断的公司,也是目前国内做的最好的。金鸽向动脉网介绍,他们用了8个月的时间,覆盖了全国80%能够治疗头颈癌的医院。

“这是小癌种切入的一个优势。全国可能只有十几家医院,几次学术会议之后,就能获取到大部分的资源。”金鸽解释道。而在得到临床专家支持后,他们就可以对产品进行打磨,从产品上与其他人拉出差距。

“另外一点非常重要的就是患者资源。”她继续说道。以一小癌种为例,整个中国每年大约只有2000-3000例新发病例,这几乎是罕见病级别的癌种。这些患者大部分都在上海一家医院,仁东医学通过与这家医院的肿瘤科合作,获取到了大量此类患者的资源。

已知数据的积累和未知数据的探索,对肿瘤诊疗都有着重要意义。“如果未来有药厂想做PD-1联合用药的研发,那我们的数据就应该是最详实的。”她这样说道。她向动脉网透露,一个癌种的产品转化后,公司接下来将继续其他肿瘤产品的探索。“一个一个癌种来做,最后也会涉及肺癌、乳腺癌这些多发癌种,但我们只做免疫这一部分。”她补充道。

这就让人想到了百时美施贵宝和默克的PD-1研发之路。这两家药企同样B细胞黑色素瘤、霍奇金淋巴瘤这样的小癌种为出发点。这样的小癌种有利于他们的药品上市。而PD-1抑制剂是可以跨癌种用药的,这样的认知已经被临床所接受,推广过程中以会涉及到跨科室用药。

在“小癌种”方向上,仁东医学锁定以头颈癌/泌尿系统肿瘤/肝胆肿瘤为先锋,进行数小癌种精准诊疗全程管理方案的探索。

以泌尿系统为例,公司推出了国内首款专门针对前列腺癌用药、耐药以及遗传风险预测的检测项目,可指导前列腺癌治疗的精准分子分型。针对膀胱癌免疫疗效预测的DNA修复基因检测项目,可对免疫药物疗效进行预测;针对泌尿系统肿瘤TMB、MSI以及靶点基因检测的620基因检测项目,可提供全面泌尿系统各癌种的精准诊疗方案。

“我们的策略有相似之处,就是从小癌种入手,一个一个癌种去切入。”她如是说道。

未来:做诊疗一体化

2017年,金鸽和团队收购了一家医学检验所,成立了仁东控股。

“在想名字的时候,我们没有加一个什么什么‘基因’或者‘科技’,因为我们想做的不仅仅是单纯的检测,而是要为终端用户提供一整套的诊疗一体化服务。”金鸽表示。她认为,肿瘤不是单一的方案能够解决的疾病,未来一定会是肿瘤联合免疫治疗的时代。

尽管国内刚刚有药品上市,但单纯的PD-1/PD-L1市场早已饱和,除了走在前列的几家公司,大部分的新药公司不会再去单独进行PD-1/PD-L1的产品申报。“成本很大,未来市场也不一定进的来。”她向动脉网解释。

对许多公司来讲,联合免疫治疗是一个新的机遇,国内外也有多家高估公司开始围绕联合免疫治疗进行药品的研发。其中,基石药业于2018年5月完成了2.6亿美元的B轮融资,创下中国生物医药领域B轮最大单笔融资记录。而对于这些公司来讲,Biomarker的选择显得至关重要。

金鸽的团队与曾与制药企业曾在一起办公。即便是有诺华前主任研究员带队,当时大家对Biomarker也没有太多选择。而国外诸如罗氏、阿斯利康的巨头药企,他们的研发中心则是把各种各样的大科学家汇集在一个大厅里,其中包含了物理、化学、生信等科研人员,各学科人员可以很好的交流。而目前中国的创新药企规模都相对较小,对数据积累有相应需求。

“所以我们认为,除了临床患者端,药物研发端也应该布局。”金鸽表示,“我们的核心团队有来自华大的、illumina的,本身就服务过国外的制药公司,也比较有经验。”

金鸽认为,医疗与所有的行业一样,永远都存在支付意愿方和买单方。在中国独特的医疗体制下,如论是在科研还是产品销售,都离不开医生和医院环节。“这对销售体系和产品体系的改进都非常重要。”她这样认为。而另一面,围绕药厂端的伴随诊断、以及新药研发的Biomarker的筛选,也应该是重要的环节。

金鸽认为,如果把这些简单的看成IVD产品,其实是没有前景的。而仁东医学要做的,就是围绕临床终端患者的需求,建立一个覆盖诊到治的一体化方案。

“我们专注在肿瘤免疫治疗这一个维度里,慢慢的去覆盖每一个癌种,给临床提供检测服务的一体化解决方案。这其中还会有很多产品改进。”她这样说道,“单纯只是一个试剂盒的销售,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

除了NGS以外,他们还搭建起了如单细胞测序等其他技术平台,希望从更多组学层面还原癌症的真实面目。

除了检测,仁东医学也在为医院搭建患者数据管理、随访和表型数据的管理平台。金鸽认为,长远来看,未来20年医疗的核心一定是数字,而这些数据无外乎就是组学、表型、疗效等等。

“我们在几个癌种上取得了一些积累,现在看起来这些方法是走得通的。”她如是说道。

技术与市场的互补

有意思的是,本轮的两个投资方——通和毓承和拾玉资本都是强技术型的投资机构。尤其是通和毓承,这家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并行的投资机构在国外投资了大量的强技术企业。而在检测环节,这家公司在国内险有布局,目前公开的仅范建兵博士创立的基准医疗和仁东医学两家。

相比其他强技术公司,仁东医学在营销上的基因巧妙的与之形成了互补。“作为国内少

有的销售终端公司,在免疫这件事情上,我们可以引进全球最好的技术和平台,在中国做好产品转化和落地。”金鸽这样说道。

据了解,仁东医学的本次融资将主要用于杭州医学检验所及 GMP 工厂建设、新产品的研发、市场开拓、品牌孵化等方向。

仁东医学项目落户杭州医药港小镇, 总建筑面积约 6000 ㎡,主要用于新建大型肿瘤精准免疫治疗产业链基地,涵盖投资、医学检验所、诊断试剂生产研发中心、医疗产品销售等四个部分。项目建成后,这里将作为仁东的全国总部及肿瘤精准免疫诊疗诊断试剂盒研发生产总部,同时是仁东全国肿瘤精准免疫诊疗项目的主要支撑部分.

“目前我们主要关注在肿瘤免疫的伴随诊断上,未来会慢慢的往诊疗一体化靠近。”金鸽表示。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