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实时新闻>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陪伴小孩走过年少时光,成长的路上遍是玩具的身影;玩具是孩童的同伴,更是一个人年轮的记忆。

世界玩具看中国,中国玩具看广东,广东玩具看潮汕,玩具产业,是潮汕人的骄傲!可同是潮汕人,都是做玩具,差距咋那么大呢?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从推销员做起,香港“玩具大王”炼成记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香港旭日国际集团主席蔡志明

香港玩具大王蔡志明,堪称本港名副其实的顶级富豪,福布斯2018香港富豪榜上,蔡志明家族名列第13位,身价65亿美元。

蔡志明的旭日国际集团,在深圳、韶关等地员工8万,包括全球顶级的玩具公司在内的20多家国外企业,向他源源不断发出订单。而49年前,蔡志明还只是一家玩具厂的推销员。与许多香港富豪一样,蔡志明家族相当一部分财富版图是来自地产及物业的投资,除香港等地大量的物业投资,他还大举进军海外市场。2017年,蔡志明出手近20亿元,购入澳大利亚悉尼核心商业地段、由澳洲交易所承租的全幢商厦。

老乡帮老乡,再难也不难,自己人相互扶持,历来是潮商的优良传统。郭英成最困难的时候,同是潮汕人的蔡志明果断出手,入股佳兆业。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仙美的蔡氏宗祠

香港旭日国际集团创始人蔡志明,生于1945年,祖籍广东揭阳揭东区新亨仙美村。

祠堂文化,是潮汕地区独特的乡土文化,每一家祠堂背后,均有深厚的人文积淀,也是游子在外思乡恋祖的精神场所。新亨镇,旧时称“新墟”,以新亨仙美村为例,除了蔡氏始祖祠,还有黄氏元茂公祠、蔡氏盛伯公祠、盛友公祠等7座祠堂建筑。另外,2017年2月,潮汕地区规模最大、历时6年建成的仙美潮汕民俗博物馆落成开馆,包括加拿大潮商會会长林少毅、香港旭日国际集团主席蔡志明等乡贤纷纷发来贺信贺函。

仙美村,还是一个闻名遐迩的“腌菜之乡”, 萝卜干、冬菜等“蔡氏咸菜”享誉海内外。另外,仙美村还是一个两“cai”之处,既有人才也有钱财!仙美出了蔡志明等知名企业家不说,当地人也比较富裕,来仙美参访的人可能会说,这里用别墅腌咸菜。另外,仙美不仅有“财”,也有“才”, 中国生理科学奠基人之一的蔡翘院士,以及蔡翘的堂侄、曾任中山医科大学副校长的蔡纪辕,其故里也在仙美村。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蔡志明全家出动,支持太太蔡李惠莉荣升香港保良局主席

蔡志明(英文名:Francis Choi),是在仙美出生的,不过他很早随家人移居香港。1969年,蔡志明读完中六、中七后,(注,因与英国教育接轨,“中六、中七”即人们常说的“中学预科”)就到一家玩具厂应聘,当了一名普通的推销员,开启他的“玩具大王”职业生涯。

推销员这行当,在如今市场经济时代也许不让人待见,甚至对“登门入户”推销者一点烦;不过,在过去的香港,当推销员既辛苦又光荣。香港前特首曾荫权、李嘉诚等,均是先从推销员做起。

3年多,靠玩具推销,蔡志明积攒了一点资本,与那家玩具厂老板的哥哥,两人合伙创办了香港旭日玩具厂。草创之初,非常辛苦,工厂规模也小,仅有两台机器,老板员工加在一起也只有12个人,一年后,那位合伙人退股,让蔡志明的起步创业更加艰难。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引发了最早一次世界性的石油危机,并波及全球贸易,对于蔡志明的玩具厂而言,无异于一次沉重打击。“船小好调头”,由于玩具厂是家庭作坊式工厂,蔡志明发挥人力作用,努力把成本压到最低,终于度过了危机时刻。当香港等地大量的玩具厂倒闭关停,蔡志明的玩具厂不仅站了起来,而且站得更稳、更壮。到1978年,蔡志明的玩具厂已是300人规模的中等企业,更令他欣喜不已的是,他拿到了数家美国大客户的订单。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蔡志明夫人李惠莉和3个子女

蔡志明的早期生意,最引以为傲的成功之处,就是帮“史诺比”玩具做代工。史努比的形象,最早出现于1950年10月美国漫画《花生漫画》的角色中,1969年5月,美国阿波罗10号飞船将自身的月球舱,命名为“史努比”;其中,“史诺比”玩具是许多人的孩童记忆。

大量订单涌来,加上内地改革开放,为节省制造成本,上世纪80年代,蔡志明开始在深圳办厂,并把玩具制造基地搬迁至内地。1993年1月26日,旭日国际有限公司创办,2004年,韶关旭日国际又在沐溪工业园成立,这是继深圳之外的另一家大型玩具生产基地。而在1994年,蔡志明并购了美国一家合金玩具车大厂,并与旗下的玩具厂合并,成立了香港旭日国际集团,一举登临“玩具大王”宝座。

除了玩具业,蔡志明也积极多元化经营,不断拓宽财富渠道。如今的旭日国际,除玩具业外,物业投资也是其一大事业版图,旗下物业包括住宅、工业及商业大厦单位及酒店等。其中,其在香港西贡的酒店及岛屿,更是他接待来访客人的好场所。

蔡志明喜爱豪车,也钟爱收藏,他拥有30多辆世界名款豪车,如劳斯莱斯、兰博基尼、奔驰等,而且车牌也多带吉祥数字,如“9090”、“ 9394”等。另外,名钟名表、赛马等,也是他个人的喜好。另外,蔡志明投资业态涉及玩具、金融、医疗、教育、航运等众多领域,投资范围遍布美国、香港、澳洲及中国内地等地,比如,他就是深圳航运集团的控股股东。

蔡志明以沉稳睿智、雷厉风行的商业作风著称,特别是房地产投资上,更是以“快、狠、准”名声在外。据说,他被香港地产中介行称为“买楼无影手”,不少中介以他的关系线作为业绩对标。1994年,蔡志明被评为“香港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蔡东青家族的商业模式内核是什么?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奥飞娱乐(奥飞动漫)创始人蔡东青

从小喇叭、四驱车、悠悠球到《铠甲勇士》、《巴啦啦小魔仙》、《喜羊羊与灰太狼》,他,蔡东青,奥飞娱乐创始人,“绑架”了80、90、00后三代人的童年。

蔡东青家族200多亿儿童商业帝国的背后,是神秘且深不见底的折腾术,能成为行业翘首,除了勤奋拼搏、学习能力强外,更在于商业模式的扩充,以及盈利模式的探索与创新。

奥飞娱乐蔡东青家族的成功因素很多,比如潮汕人本土的商业智慧与文化。从外部引入玩具形象,然后再制模生产、出口,是早期澄海玩具企业走过的路,蔡东青的创业起家,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沿着老乡们的成功道路走的,因此,会相对顺畅一点。

奥飞的成功,与蔡东青用人上的过人之处有很大关系。规划好人力资源,建构与企业战略相匹配的、合理的人才结构,强化用人机制的创新,使得国内很多家族企业能在中国经济体制转轨、社会结构转型中,如雨后春笋般快速成长起来。也就是说,灵活、多变、创新的人才战略,是中国民企的一大竞争力,也是以关系治理为主的家族企业治理模式中最核心的部分。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早鸟投资基金创始人谢坤泽

谢坤泽,早鸟投资基金创始人、董事长。当年,奥飞动漫上市时,亚太动漫协会秘书长王六一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奥飞动漫成功的关键,就是引进了谢坤泽先生这样一个人才,体现了引进人才的重要性。

为什么引入谢坤泽是10年前蔡东青在人才战略上最成功且最关键一步棋?理由很简单,一个词:IP。

奥飞的商业模式内核是什么?其实就是IP投资。在蔡东青奥飞娱乐的发展历程上,从最早关注玩具,到2003年起架构“动漫+玩具”,再到动漫全产业链运营,直到2006年启动“泛娱乐”产业布局,其实是对IP投资的成功运作。

“让快乐与梦想无处不在”,这是奥飞娱乐的口号,也是品牌对外形象的宣导。蔡东青的三次转型,围绕的是IP这一核心,集动漫、玩具、婴童、授权、媒体、影视、游戏等一体。商业战略上,所谓的“泛娱乐生态产业”,就是内容为王、国际化、科技化、互联网化,全产业链平台化运作。奥飞旗下所有的产业板块,以IP为核心,让IP连接一切。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奥飞娱乐的产业链布局

总而言之,奥飞娱乐的蔡东青家族在商业模式上的“折腾”,是相当成功的。究其成功的原因,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有一个比较简洁的商业模式和清晰的盈利模式,也就是企业核心竞争力上有自己的特点,很清楚在哪儿赚钱,将以IP为核心的商业模式不断扩充,并形成与市场竞争对手的差异性;而这样的差异性,带来的可能是极大的商业价值与盈利点。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群兴玩具,“尴尬跨界王”玩完了?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玩跨界,2011年才在A股上市的群兴玩具,在潮汕地区估计无人能出其右。蹭热点,玩跨界,上市以来迄今已“转型”多次。

年初,群兴玩具被称为史上最囧上市家族企业,总资产9亿元,上市7年,主业都守不住,搞起了手游、核电、新能源动力电池“偏门”, 四年三次重组失败,号称A股重组“钉子户”,455名员工干了三个月,营收一栏却是挂个“0”。

无家族不企业,说起家族企业群兴玩具,还得先从创始人林伟章家族谈起。林伟章,生于1974年,祖籍广东潮州市潮安县金石镇,高中是在潮安宝山中学念的,2013年,他还捐资20万元,在母校设立奖教奖学金。

林伟章的父亲林锡兴,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潮州经商十多年,以抽纱、陶瓷、农副产品等业务为主,有一定积累。林伟章做玩具白手起家的资金,有一部分就来自父亲的资助。

上市公司群兴玩具的前身,是成立于1996年的澄海市运达计量器具厂,这是一家集体性质的企业,原隶属于澄海市澄华街道城西工贸管理站,最初是生产计量器具。1999年,运达计量厂更名为“澄海市群兴电子塑胶玩具厂”,并由林伟章出任法定 代表人,并转入生产玩具,但企业性质依旧为集体所有制,实则林伟章、黄仕群实际投资的企业,也就是常说的“挂靠”。

林伟章曾任中国玩具协会常务理事、广东省玩具协会常务理事、澄海玩具协会副会长等职,履历介绍上有一条“具备20多年的玩具行业从业经验”,即由此来。群兴玩具,以生产各式玩具童车见长,一度是澄海玩具业的领头羊之一。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林伟章(右)参加群兴玩具上市仪式

群兴玩具是2011年4月22日在深交所主板上市,每股发行价20元,平安证券为保荐机构。

群兴玩具最初是合伙制家族企业,由林伟章和他的表姐夫黄仕群100%控股,各自持有50%比例的股份,即同为群兴玩具创始人。上市前几年,群兴玩具完成了股份制改造,股权结构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

其中,持有群兴玩具80%股份的控股股东“广东群兴投资有限公司”,变为4人共同持股;林伟章为大股东,持股40%;表姐夫黄仕群股权比例为30%,其妻子林少洁,也就是林伟章的表姐,持股20%;第四大股东是林伟章,也就是林伟章的哥哥林伟亮,有10%的股权。也就是说,林、黄两大家族,实际上依旧是各持对半股权。

群兴IPO之前,进行了一次增资控股,引进了5个自然人股东,多为潮汕商人,共持有20%比例的股权。

企业上市后,除2012年营收达到5.05亿元的顶峰外,业绩开始大变脸,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到2016年,营业收入仅2.51亿元,净利润也变为1300万元,到2017年又陷入亏损,预计全年亏损0.14亿元~0.21亿元。更奇葩的是,2017年三季报显示,群兴玩具营业收入为“0”,存货为“0”。(呵呵!勿要嫌平常收入低,其实,您的收入比不少“上市公司”的营收还要多。)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成功上市后,董事长林伟章(右)与总经理黄仕群(左)祝酒

出口量逐年下跌,调头攻内销,可内销又需要强大的品牌,还必须有完善的渠道,另外,一边又是劳动力成本、原材料价格提升以及币值调整的压力。2011年上市的群兴玩具,其实已进入行业内外交困的十字路口,从2008年金融危机算起,玩具市场已逐年变寒。

与林伟章同处于澄海,又是同行的奥飞,是国内第一家上市的玩具企业,面对行业“寒冬”, 自己投钱拍动漫片,如今又改名“奥飞动漫”为“奥飞娱乐”了,玩起泛文化生态、泛娱乐生态模式了。可奥飞转型之路并不容易复制,不是哪个都可以扑进去玩动漫的,而且他们也没离开本业,与动漫片相关的主题玩具“悠悠球”,一年带来的销售额就1亿多元。

主业萎靡不振,业绩一直往下掉,看着一家家玩具厂出卖、关门,群兴玩具的掌门人也是相当焦急。与奥飞不同的是,林伟章他们梦想“栽好梧桐树,引来凤凰栖”,实现企业的“凤凰涅槃”,故而把转型的动力外挂在别人身上。

2014年7月22日,在史上最严厉的“欧盟玩具安全新指令”重压下,坐不住的群兴玩具公告称,宣布收购艺动娱乐母公司星创互联。当时,星创互联以开发一款《全民英雄》手游产品出名,之前一直外传是“掌趣科技”的收购对象。显然,林伟章在COPY蔡东青的奥飞模式,人家玩“动漫+玩具”,他来一个“手游+玩具”,也想达到转型的协同效应。

同是潮汕人做玩具,有人玩名款豪车,有人营收为0,差距咋那么大

林伟章(左)资料图

当时,群兴玩具拟购买的星创互联100%股权,计划交易总额为14.4亿元。可截止于2014年5月,星创互联的股权账面价值仅是6761.86万元,且是一个连年亏损的企业,与14.4亿收购价相比,溢价高达20.3倍,令人费解。

由于马化腾旗下的“腾讯计算机”持有星创互联37.22%的股权,群兴公告一出,外界纷纷质疑这是向马化腾等人利益输送,帮其套现。另外,交易方案还规定,对李波、尹超等股东,须一半以现金方式支付。同年11月,因“参与本次重组的有关方面涉嫌违法被稽查立案”, 群兴的重组方案被监管层否结。

若说群兴第一次并购重组还算有点谱,16亿收购核电资产“三洲核能”的第二次重组,则玩出“境界”了,离谱的要命!“三洲核能”是一家“核电+军工”概念企业,重组标的公司的股东有三家,一是四川“三洲特管”,一是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还有一家是“华夏人寿”。

按相关规定,中国核动力院要完成股权交易,不仅需要财政部审批,还得拿到国防科工局的批件。2016年6月,群兴才抛出重组方案,仅2个月后就宣告重组失败。手游打不好,核电也玩不成,借道重组转型屡屡失败的群兴玩具,来了个“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2016年9月2日,群兴玩具收到深交所一份监管函,怎么回事啊?

虽说时间是最伟大的治愈师,可时间却无法抹平一切。以唐万新、唐万里兄弟为首的“德隆系”神话破灭后,可“德隆系”的魅影却一直出现于江湖。炒作完“深圳惠程”后,纪晓文、杨富年等一干德隆系旧部人马又找到了新下家,就是群兴玩具。2016年8月,群兴玩具董事会改选,原班人马齐刷刷地拿下,“城头变幻大王旗”, 那一群在深圳惠程“混”了一圈、有着浓厚德隆系色彩的资本玩家被拱上“董高监”大位。

其中,纪晓文替代林伟章出任董事长,安鹏啸、朱小艳、邢伟等进入董事会,并同时聘任朱小艳为总裁兼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

纪晓文等人推动之下,套路还是此前玩“深圳惠程”那一套,一边抛售资产,一边找热门炒作故事。这一次,他们帮林伟章玩的是“新能源电动车”概念,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以29亿元交易金额收购时空能源100%的股权,并切入新能源汽车锂离子动力电池系统领域。仅一个月后的9月,计划被宣告终止。

群兴玩具玩“并购重组”,真是“钉子户”,打不死的小强!直到2017年半年报,还祭出所谓“智能交通”、“互联网+”等第二主业概念。2018年1月29日晚,群兴玩具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筹划股权转让的停牌进展公告》。

据最新消息,群兴玩具7月12日晚公告称,拟与天润资本成立10亿元规模产业并购基金,意在“丰富投资手段,拓宽投资渠道”。

这次,群兴玩具主业玩具能不能转型成功,尚有待观察。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一个企业的成功,更多的需要专注、坚持。

一个做得好的企业,商机的把握是非常重要,这是一个共通点。表面上,群兴玩具上市7年,大半多的时间在做转型的并购重组,也就是在寻觅时机,可为何一次次失败呢?

做企业有个大忌,那就是什么都想做,又“朝三暮四”,从不考虑与自己主业是否有兼容性,自身关键资源及能力是否抵得住。

像群兴创始人家族,连自己企业战略定位都没有固定下来,别遑论什么清晰的盈利模式了。一次次不死心的“忽悠式重组”,忽悠了别人,也忽悠了自己,做人云亦云的东西,失败率能不高吗?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