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实时新闻>

“鹰爸”让4岁儿子雪地裸跑 所办公学被停业整顿鹰爸公学何烈胜

原标题:让儿子雪地裸跑的“,曾称体罚合理

今年5月初,一篇《逃离鹰爸》的文章,让鹰爸何烈胜再次受到舆论的关注。

文章讲述了两个学生因不满在鹰爸公学中受到的各种残酷对待,两次从公学逃跑又被再次送到公学的故事,鹰爸公学被描述为一个类似豫章书院一样遵从丛林法则的地方。

据公开报道,5月14日下午4点,南京市工商和玄武区市场监管部门对鹰爸公学进行了突击检查,现场未见其取得有关办学许可证,涉嫌未经许可从事办学活动。随后,鹰爸公学停业整改,学生被家长领回家。

鹰爸公学 本文图均为 红星新闻微信公众号 图鹰爸公学 本文图均为 红星新闻微信公众号 图

事实上,这些年,由于支持体罚、推崇速率,外界对鹰爸的鹰式教育的抨击和质疑从未停止。

2012年的除夕,美国纽约刚下过雪,气温零下13度。4岁的多多被父亲要求只着一条内裤在雪地里裸跑,并被录成视频在网上传播。“裸跑弟”和“鹰爸”由此得名。

曾经7个月早产,伴随着4种并发症的多多在鹰爸的“规划”下人生一路加速——4岁上小学;5岁独自驾驶飞机;8岁小学毕业;9岁参加大学自考,进入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现在10岁的多多每天在家自学包括《消费心理学》、《社会保障概论》、《绩效考评与管理办法》等20多门专业课。如果顺利的话,他将在两年内毕业,同时拿到专科和本科学位。接下来他可能会去读MBA,然后按照父亲所规划的,成为一名企业家。

6年后的鹰爸身边,则聚集起一批家长。他办起一所“鹰爸公学”,号称要做“中国伊顿”,每月收费8000-10000元。家长们期望像多多一样的改变,也能降临在自己孩子身上。

十岁儿童的大学课程

鹰爸公学的自习室里,多多静静地坐在书桌前看书,剪了个西瓜头发型的他给人乖巧的感觉,米黄色的长袖衬衫在他身上有些晃荡。屋里只有他一个人,这是公学其他家长们津津乐道的一个画面。多多是这里的家长们最羡慕和喜欢的那类孩子,“聪明而有高度的自律性。”

多多在学习多多在学习

“他来我家玩,玩一会之后还会主动拉着我家孩子去学习。”一位家长告诉红星新闻。

10岁的多多手里是一本“国家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指定教材”《基础会计学》,上面已被勾划得线圈交错。

除了这本,多多的课桌上,摞着《消费心理学》、《社会保障概论》、《绩效考评与管理办法》等20多门专业课教材,这些都是他参加自学考试的教材,专业是鹰爸何烈胜选的——销售管理和人力资源,“不考数学语文,学的都是成为企业家最必须的课程。”鹰爸说。

多多的自学考试教材多多的自学考试教材

多多和其他孩子一样称呼何烈胜为鹰爸,何烈胜快50岁了,身高超过1米8,在多多面前有一种天然的威严感。平时,多多每天6点起床,晚上8点半左右上床,除去一些体能训练,至少有6个小时花在这些课程上。

多多对这些课程有一些基本的判断,比如“绩效考评是讲管理员工的”、“消费心理学这门课是帮助销售的”……他告诉红星新闻,大多数内容还是能看懂,剩下有一小部分可能需要死记硬背。

在一门名为商业交流的课程模拟试卷中,有一道简答题是“打电话应避免的事情有哪些?”多多答:“不要在他们生气时试图解释原因;不要在所有事实搞清前建议或同意某种解决方案……不要同意你无权答应的事。”

多多的模拟考试卷多多的模拟考试卷

而另一道题目要求给应聘职位的刘小姐复函,表示职位已满。多多写道:“抱歉地通知刘小姐,你想参加的业务员一职已满,不过经过你的求职书,我觉得你可以当会计,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下次聘业务员时我一定提前通知你,抱歉。”

“我觉得所谓商业交流,主要是应付商业谈判,生活里没人这么说话。”多多并没有表现出被这些知识所困扰。生活里,多多喜欢陪妹妹玩耍,喜欢机器人,喜欢看《复仇者联盟》,最大的困扰是由于之前频繁跳级导致偶尔觉得没有朋友。

加速的人生

用4年念完小学课程后,鹰爸便不再让儿子按部就班地上初中。在他看来,学校里教授的内容很少,更多的时间都是在重复和巩固。

鹰爸推崇丁俊晖式的努力,“任何一个人只要投入 1 万小时的学习,就能成为某一特定行业内的专家。”按照这个理论,他希望多多的人生能够通过提早做出选择,从而实现压缩和加速。

基于多多的年龄,选择自然是鹰爸来做。何烈胜反复强调,他让儿子走企业家这条路并非不负责任地空想,而是颇为“用心”选择的结果。

鹰爸何烈胜鹰爸何烈胜

对于儿子未来发展方向的规划,他用四个尺度来评价——第一个是要国际通用,比如中国象棋、围棋、国际象棋三个项目选择,中国象棋的顶尖高手只有国内的人知道,围棋囿于中日韩三国,所以肯定得选国际象棋。

其次是项目要有可视性,这样看棋类运动少有人关注,又明显不如球类等热门项目,或者干脆去做明星;第三个是要少有伤害,这样又排除了游泳、跳水这些项目;第四职业生命还要长。

这样筛选下来,他最开始给儿子规划的方向是高尔夫。但他后来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一窍不通,并没有什么能教给儿子的,于是,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他的老本行,最终确定让孩子当企业家。

即使是自学考试,鹰爸也选择了用速度最快的方法通过。自学考试每3个月一次考试,鹰爸让多多在三个月的时间内集中学习三门科目,通过后就放下,再换三门课继续学。多多到现在已经通过了6门。

对于是否会担心儿子将来对企业家的方向失去兴趣,何烈胜说现在多多表现出来的状态一直很喜欢,即使之后他不再喜欢,按多多的年龄,也能回到学校教育的框架之下,“十八岁后,我一定会尊重他自己的选择。”

停业整顿的鹰爸公学

多多就像一个金字招牌,众多家长慕名而来,于是在2015年,何烈胜成立了鹰爸公学。

按照鹰爸何烈胜的说法,所谓公学,取的是公益学堂之意,是为了帮助那些因为孩子教育问题而陷入困境的家庭。“我可以这么说,公学里的孩子,没有一个是我主动从公立学校里拉过来的,都是在原来的学校里呆不下去了,被送过来的。”鹰爸说。

今年5月,由于一篇《逃离鹰爸》文章的爆红,南京市工商和玄武区市场监管部门对鹰爸公学进行了突击检查。因无资质办学,鹰爸公学被当地教育主管部门要求暂时停业整顿。

停业整顿后,鹰爸公学前面的展板上撤掉了之前的宣传材料。停业整顿后,鹰爸公学前面的展板上撤掉了之前的宣传材料。

《逃离鹰爸》一文里,讲述了两个学生因不满鹰爸公学中的各种严酷对待,两次从公学逃跑又被再次送到公学的故事,鹰爸公学被描述为一个类似豫章书院一样遵从丛林法则的“改造基地”。

然而,在鹰爸和家长看来,鹰爸公学并没有文章描述中那么可怕。

黄锐是“逃跑事件”的主人公,他说,当时逃跑,是因为母亲本来答应他来接他,但临时有事没有来,与鹰爸公学本身无关。

黄锐的母亲曹女士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儿子是如何被从公立学校赶出来的,“我的儿子没有坏心,但从小就不让人省心,没事喜欢撩别人,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不断地被叫家长,有时甚至一天被叫去两次。最后一次被叫家长,是班上半个班的家长都来了,要求我儿子离开这个班。”

她认为,鹰爸公学的存在,给了黄锐这样的学生容身之地。

鹰式教育与质疑

在鹰爸公学的课程设置中,除了语数外等课程外,还有独轮车、沙盘、电影观赏、素质拓展等课程。

鹰爸公学内的沙盘课材料鹰爸公学内的沙盘课材料

早期人们知道鹰爸是因为他提出的“挫折教育”,后来他自己提出了所谓的“十商”教育,具体包括 “健商、智商、德商、情商、胆商、心商、灵商、志商和财商”。除此之外,还有“十色”“十德”等。

在鹰爸公学里,诸多规定颇具仪式感——他推行“星币”制度,学习挣钱,犯错扣钱,吃饭花钱,锻炼学员的理财意识;吃饭时要求学员用左手,锻炼右脑;每天晚上推行感恩教育,互相鞠躬,大声喊感恩父母、老师、同学;睡前要冥想;夏季因为要长个推迟半个小时起床;下雪后照例要组织雪地裸跑;甚至,鹰爸还曾经组织公学学员到某个山庄里进行气功开智……

鹰爸公学拥有民办非企业单位资质,但并无办学资质,鹰爸解释称公学实际上属于拼团家教。

鹰爸并不否认公学内存在体罚,他相信教育的过程是痛苦的,体罚教育具有合理性。在鹰爸公学内,教官、老师都有处罚学生的权力,一般是做四件套:“马步5分钟、平板支撑5分钟、俯卧撑50个、深蹲100个”。最严重的处罚是打戒尺,一般只有涉及到品德问题才会使用,由鹰爸亲自执行。戒尺是家长们买来的,外面包了海绵。

鹰爸的朋友里不乏批评者。曾被评为 “全国十佳校长”的王丽萍曾在鹰爸公学担任过一段时间的顾问,她一方面认为鹰爸在问题儿童的矫治上做了不错的尝试,但始终觉得鹰爸最大问题在于 “太完美主义”,“什么理念都想塞到公学里,希望把每个人都培养成多多那样。”

在她看来,鹰爸公学里的教育,好像缺乏一些润物无声的元素。对于标靶中心的多多,王丽萍尤其担忧。

鹰爸畅想着多多的未来,两年内毕业,拿到专科和本科学位。接下来多多可能会去读MBA,争取14岁的时候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企业。

多多也对成为企业家有憧憬,“能赚钱、能给世界做贡献,”不过他短期的愿望是能去美国打一次机器人比赛,“之前一次就因为和考试冲突放弃了。”(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黄锐为化名)

来源:红星新闻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