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财经日历>

乐享小闲李涉

   小闲,意即稍有空闲,细碎的闲暇时光。貌似微不足道,但在忙碌浮躁的快时代,能够暂且摆脱束缚、乐享小闲,却又颇是难得,弥足珍贵。

   就连生于唐代的李涉,也在《题鹤林寺壁》中感叹:“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闲”竟然也要“偷得”,足见“浮生”之“昏昏”。也罢,如此,方觉这“半日闲”来“强登山”“逢僧话”,自是妙不可言了。

   如今我辈,何尝不是更有甚于李涉?昏昏日常,空闲难求。若偶得小闲,是蒙头大睡、无聊消遣,还是付诸闲情、品质生活?于我,更倾心于后者。

   那日,造访在北京生活的同学子画。迎出门来的她,秀发披肩、衣袂飘飘,仅几句简单的寒暄,便觉数年未见,她已修炼得娴静优雅,美到不可方物。进屋,她言道:“上午难得有闲,正好为朋友画一幅工笔,答应了很久的。你来了,我又可在小忙中,小闲一下。”

   伴着两盏清茶,家乡、写作、文化、生活,聊了很多。其间,子画还静坐筝前,弹奏了一曲优美的《女儿国》。我惟有鼓掌,方能表达对她的钦佩。她其实很忙,忙工作、忙各种文化活动,可稍有空闲,便挥毫泼墨、抚琴怡情、作诗养心,并已成长为京城小有名气的文化名人。子画这文艺范儿十足的小闲生活,如是不食人间烟火,令人惊羡,也正是我心之所向。

   工作的疲累,我爱上了写作。一时没有紧急事务,我会靠着椅背,仰起头、闭了眼,拣拾新近的灵感触点,架构一篇文章,绝不让这丁点儿的小闲白白溜走。若是确定有两个小时不被打扰的闲暇,我会坐在电脑前,将琢磨多日的语句一气呵成地敲打出来,如此才感觉没有辜负了这小闲。

   已近中年的我习惯了早起,也只有这段时间才真正属于自己。暴走,即刻出发。迎着初升的朝阳,深呼吸,让新鲜的空气赶走积郁的戾气,顿觉畅快了许多。不管昨夜有再多的想不通,望望蓝天、看看流云,一切都将云淡风轻。听着音乐,哼着小曲,与生活和解,对自己微笑,每天在清晨小闲的健行中开始,整天会神清气爽。

   我常利用偶尔赋闲在家的松弛小闲,钻进厨房,奏响锅碗瓢盆交响曲,欣喜地看着朴素的食材,经我之手,在煎炒炖炸蒸煮中,慢慢华丽转身为色香味俱佳的美食,饶有成就感。或者,在阳台,端起水壶将那些花花草草喷得娇艳欲滴,静待一盆绿萝藤蔓攀延、一朵茉莉花吐芬芳、一株多肉丰腴多汁;或者,就与家人闲适静坐,相对无言,亦是格外美好。

   俗世生活,的确不易,极是需要辟得一段小闲赋闲情的。古人似乎比今人更懂得如何享小闲。清代戏曲家李渔,在家乡浙江兰溪修建了一座亭子,取名曰“且停亭”,意为“且在这里停一停,歇歇脚”,并为亭子拟了一副对联:“名乎利乎道路奔波休碌碌,来者往者溪山清静且停停。”读来,甚是会意,也深懂其义。

   人生路上,能有多少“小闲”之亭,其实随时随地皆可逢遇。小闲之时,大可效仿古人,学陶渊明“采菊东篱下”,学王维“弹琴复长啸”,学苏轼“倚杖听江声”,学白居易“能饮一杯无”,学赵师秀“闲敲棋子落灯花”……将自己交付与一杯酒、一盘棋、一轮月、一支曲、一派风光、一片山水、一场邀宴、一段光阴,积淀生活之雅趣,尽显人生之从容。

   小闲,不小,串起来即为大境界;小闲,不闲,静心品始得真性情。然而,置身时下,浮华一生,惟愿如南朝谢庄《与江夏王笺》中所云:“今之所希,唯在小闲。”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